朴贤善

潍坊医学院教务系统你的姓名,决定了你一生财运深浅、苦难短长!-如梦读书

你的姓名,决定了你一生财运深浅、苦难短长!-如梦读书


“求你,救救我爸爸。”叶慕婉脸色苍白,颤抖着哀求裴挚。
裴挚嗤笑,语气冰冷,“凭什么?”
叶慕婉微怔,一双美目泛着盈光。
她抬手,伍伯兰轻轻拉开连衣裙胸口的拉链。
柔软的布料下,她的肌肤光洁如玉,蕾丝文胸包裹着她的丰盈,曲线极其丰满诱人。
“只要你肯救我爸爸,我什么都答应。”叶慕婉咬咬牙,主动贴到裴挚的身上,柔弱无骨的手在他胸口游走。
裴挚冷冷看着她。
叶慕婉闭上眼,用力憋回眼中的泪意。
她拉过裴挚的手,放到自己胸口。
白皙细嫩的肌肤如绸缎般丝滑,那种柔软和弹性带来的诱惑,没有男人能够抵挡。
然而裴挚无动于衷。
他唇角微挑,露出一抹讽刺,“叶慕婉,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,觉得我会要你这么脏的女人?”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被逼到绝境的叶慕婉,嘶哑着声音质问。
裴挚笑了,眼神冰冷。
他捏住叶慕婉的下巴,手指泛白,几乎要将她的下巴捏碎。
“轰隆”一声,天空电闪雷鸣。
雨更大了,裴挚打着伞站在磅礴地雨里,叶慕婉的身子就在雨中任由雨水冲刷。
终于,她娇弱的身体承受不武侠群英传2住,眼前一阵阵发黑,最终无力的倒在裴挚脚边。
倒下去的时候,她的手还紧紧地攥住他的裤脚。
他是她最后的救赎,除了他整个A市没有人敢帮她。
“裴先生,怎么办?”司机跑过来问。
裴挚的眼中没有一丝温度,冰冷地沉默片刻,最终冷冷说:“交给芳姐。”
司机微怔,随后点头。
芳姐是“丽都”的妈妈桑,经验丰富手段狠辣。被她调教过的女人没一个不是服服帖帖的惩戒者。
一周后。
裴挚带着几个客户走进丽都,对芳姐说:“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,找几个水嫩干净的姑娘过来基轮。”
芳姐笑着说:“行,正好新来了一批女孩,嫩的跟水葱似得,保管各位满意。”
很快女孩子们入场,个个身姿高挑、婀娜多姿,穿着开叉的旗袍,露出纤细白嫩的大,简直就是一道亮丽地风景。
叶慕婉也在这群女孩中间。
在众多鲜嫩女孩子中间,她显得格格不入。
她的年龄一看就比其他女孩子们稍长浦北天气预报,已经没有了稚嫩的气息,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。
明明都更喜欢鲜嫩的少女,可是众人看到叶慕婉都不禁愣了。仿佛这些鲜嫩少女只是她的陪衬,只是为了将她衬托的更加绚丽夺目。
“我就要她了。”一个身材魁梧地男人急不可耐地站起来,伸手将叶慕婉拉入怀中。
裴挚眼眸深沉地看着叶慕婉被男人搂在怀里。
微微迟疑后,男人的嘴便亲吻上叶慕婉的脸颊。
叶慕婉先是一怔,随后面无表情地朝裴挚看过来,目光中充满了讽刺。
当男人的手袭上叶慕婉的胸,准备沿着盘扣伸进去的时候,裴挚终于忍不住站起来,大步朝他们走来,一把将叶慕婉拉过去。
“裴先生……”男人惊愕地看着他。
裴挚微微一笑,一只手用力地握着叶慕婉的腰,对男人温和道:“何总抱歉,这个女人是我的。剩下的随便挑,等一会我再让芳姐拿一瓶好酒,就当补偿何总了。”
“裴先生客气了,我哪敢跟裴先生夺爱呢。”何总讪笑,虽然很遗憾夏明宪,不过也不敢跟裴挚抢。
接下来依旧很热闹,裴挚看样子心情很不错,喝了不少酒。
叶慕婉就在他身边坐着,他的一只手臂就一直没离开过她的腰。偶尔兴致来了就将她用力一箍,让她玲珑有致地身体紧靠着他,丰满的胸部在他胳膊上摩擦。
其他人身边也都各坐了一个美女,不过这些女孩子们即便再年轻水嫩,但是跟裴挚身边的叶慕婉比起来还是差了些。
也是,曾经A市的第一名媛。美貌和气质都是一等一的,这样的女人,什么都不用做,只需要安安静静地坐着,就能将男人的贪欲轻易勾起。
裴挚似乎也知道周围的男人看叶慕婉的时候有多贪婪,像是故意似得,含了一口酒,捏着叶慕婉的下巴逼着她张开嘴,就把那口酒渡进去。
“呜呜呜……”
叶慕婉被裴挚突然的举动弄得脸色涨红,酒的液体直接呛到嗓子眼,难受的她忍不住咳嗽起来。
而裴挚却嫌不够,一只手解开她领口的两粒盘扣,露出她白皙精致的锁骨。当着众人的面把玩起来。
叶慕婉又羞又怒,奋力挣扎。
可是越挣扎裴挚的力气就越大,掐着她脖子的时候差点把她给掐的背过气。
叶慕婉眼眸水盈盈地看着他,又是委屈又是羞辱。
可是偏偏周围那些人都不动了,几双色眯眯充满贪欲地眼神盯着她露出来的白皙锁骨。
如果眼神是刀子的话,叶慕婉的肌肤已经被他们凌迟的鲜血淋漓。
“我敬你一杯。”叶慕婉挣扎不过便冷静下来,突然喝了一口酒就对着裴挚喂过去。
她太了解他的性格了,越是跟他执拗着,他越是起劲。倒不如顺从他的意,他也许就不闹了。
果然,她这么识相,裴挚笑起来。
含着她的嘴唇含弄了一会,便松开道:“看来这里很不错,把你调教的很合我心意。”
“既然这样,裴先生要不要点我出台?”叶慕婉千娇百媚地问。
裴挚一怔,以为她会因为自己的话而愤怒,没想到她居然这个反应。
“叶慕婉,你就这么贱,这么想让男人上吗?”裴挚咬着牙讽刺。
叶慕婉看着他突然冷笑一声,一转身就靠向刚才那位何总,拉着何总的手臂问:“何总,你愿意带我出台吗?”
何总一怔,呆呆地看着她。
叶慕婉魅惑地笑容在他眼中不断放大,虽然心里很清楚裴挚的东西不能碰。但是却抵挡不了叶慕婉的诱惑,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,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点头了。
裴挚看着叶慕婉得意地表情咬牙切齿,不顾这么多人看着,突然站起来将叶慕婉扛到肩上扛出去。
“丽都”是娱乐场所,裴挚又是这里的老板,自然知道哪里有供客人休息的地方。
顶楼的一个套房是他的专属套房,直接将叶慕婉抗进去后甩到床上,随即压上去捏着她的脸颊问:“今天你是故意的吗?”
叶慕婉嗤笑说:“裴先生,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“听不懂?我明明让你来这里做服务员,为什么要和那些女人混在一起。你是不是就这么贱,不被男人碰就受不了。居然还敢让别的男人点你出台,你是不是跟那个姓何的早有一腿。”
“裴先生误会我了,虽然你同意医院给我父亲做手术。但是后期的康复费用还需要很多,做服务员可赚不了多少钱,躺着就能赚钱的事,我干嘛非要站着累半死。”叶慕婉撇了撇嘴,满不在乎地说。
裴挚冷笑着讽刺:“果然下贱,不过既然你想卖那就卖给我,虽然不是什么干净的女人,可是整个A市除了我谁还敢买你马恩岛猫。”
“我可不这么觉得,我看刚才包间里想买我的人多得是。”叶慕婉哼笑。
“是嘛,没有我说话,你看他们有几个胆子。”
裴挚咬牙,酒精让他暂时失去理智。叶慕婉的话成功地激怒了他,让他想到刚才那些人看叶慕婉时露骨地眼神。
“刺啦”一声,来不及将叶慕婉的旗袍脱下来,直接一分为二。露出一抹残忍地笑,毫不留情地将自己的手指刺进去。
叶慕婉痛的瞪大眼睛,狠狠地咬着下唇才没有哭喊出来。
痛,太痛了。
原以为咬咬牙就能撑过去的事,没想到会这么痛。痛的她两眼发黑,大脑一阵阵眩晕。
“真紧,没想到像你这种女人还会这么紧。”裴挚发出一声赞叹,迫不及待地扭动自己的手指,向前更探几寸。
温热地液体顺着手指流出来,叶慕婉咬着牙含着眼泪,她知道那是什么。
不过看着裴挚迷醉地眼神,他应该不知道吧!就算知道明天一早醒来,或许也不记得。
这样很好,她在他眼中依旧是不堪的女人。
“你太慢了,到现在还磨磨唧唧。是你那方面不行,还是这么多年根本没碰过女人。”叶慕婉苍白着脸讽刺道,手掌轻轻地拍打裴挚的面颊。
这个动作像是对裴挚地不屑,不禁裴挚咬牙切齿。
恼羞成怒地将她的腿分开,恨恨地说:“叶慕婉这是你欠我的,不管你之前有过多少男人,都记住此刻,上你的男人是我。”
“啊。”
叶慕婉终究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,身体仿佛被劈成了两半,疼的她眼泪直流。
裴挚吻掉她流出来的眼泪赵亦欢,从未有过的愉悦让他激动不已。
“叶慕婉,你这个妖精,你怎么还会这么紧。真舒服,今天我要玩死你,这是你欠我的,你和你们叶家都欠我,十年了我该拿回属于我的一切。”
叶慕婉从昏迷中醒来,浑身像被碾压过一般的疼痛。尤其是某一处,抽抽地疼痛昭示着昨天发生了什么。
“终于醒了。”裴挚缓缓道。
叶慕婉眯了眯眼睛,这才看到裴挚还在房间里。
“你怎么还在。”叶慕婉颤抖着声音问。
裴挚指着床单上的血迹冷冷地道:“可以为我解释一下原因吗?”
叶慕婉皱眉,强撑着坐起来,低头看到床单上的血迹也是一愣。随后一声苦笑,本来昨天是想趁他没醒就收拾掉,没想到身体这么差喜马拉雅星,居然被做昏过去。
“大姨妈来了,所以你闯了红灯。”叶慕婉淡淡地讽刺。
裴挚一怔,猛地起身扑上去,将她压在身下。一根手指毫不留情地探入,搅动一番说:“真的吗?真的只是来例假?”
“不然呢。”叶慕婉嘲讽地看着他:“你以为我还是处女吗?早在十年前就不是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“贱人。”裴挚愤怒地伸出手,一巴掌打她脸上。
叶慕婉的头一歪,嘴角溢出一缕血。
不过等她转过头,裴挚已经离开。
叶慕婉苦笑,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再次硬撑着坐起来。
身体仿佛被撕裂了一般,疼的她眼泪都要忍不住流出来。原来初夜是这么疼痛,怪不得以前妈妈要吓唬她,女孩子应该矜持,不要随便交付自己。
不过她也不亏,终究还是他。
“你昨天是故意的吧!”芳姐推门进来,看着她身体上的痕迹嘲讽道。
叶慕婉拿起一件衣服遮住胸口,淡淡地说:“还要多谢你成全。”
“用不着客气,等你飞黄腾达的那一天,别忘记我就行。”
“呵,那要让你失望了,我这样的人沦落到这个地步,哪里还有飞黄腾达的一天。”
“那可不一定,叶氏集团虽然倒了,你父亲也住进医院,但是还有裴先生啊!刚才裴先生走的时候特意交代,让我把你收拾收拾送他那边去,恐怕是要长期包养你了乐玉成。”
“什么?他让你把我送他那里去?”叶慕婉不可置信道。
芳姐点头说:“是呀,估计一觉睡出感情了。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,裴先生可是个大金矿。”
叶慕婉苦笑,他一定是觉得折磨她折磨的不够吧!她的机会早就没了,留在他身边也不过是供他发泄的玩物。
果然。
芳姐亲自将她送过去后,看着诺大的别墅居然只有她一个人,她就知道裴挚是想折磨她。
芳姐说:“你以后就住在这里,没有裴先生的命令哪里都不要去。佣人会每天固定过来打扫红烧黄骨鱼,一日三餐自己解决。另外裴先生说了,他过来一晚支付你十万,这可是最红的头牌都没有的价格。”
“这么贵啊,真好,你帮我谢谢他。”叶慕婉轻笑。
芳姐一怔,她的笑容让她恍惚了一下。不愧是A市曾经的第一名媛,即便落魄至此,那笑容也能晃得人眼晕。
芳姐将叶慕婉的话原封不动地告诉裴挚,裴挚脸色一沉,冷哼道:“果然下贱,不愧是叶慕婉。”
芳姐张了张嘴欲言又止,不过最终什么都没说。
裴挚深夜来到别墅,这是叶慕婉住进来后的第八天他第一次来。
叶慕婉已经睡下了,突然感觉有人压在她身上,酒精的味道特别浓烈,吓得猛地睁开眼睛。
“唔唔唔”还没看清楚是谁,就被裴挚堵住嘴,叶慕婉忍不住挣扎。
不过裴挚根本不把她的拒绝放在眼里,强行扯开她的睡衣,抬起她的腿便冲进去。
叶慕婉发出一声“呜咽。”
裴挚一边喘着气一边挺动着腰说:“别忘了我是付钱的,我这么久没来,你是不是特别想我?”
“是,我是想你,想你的钱琚翠薇。”
“呵,我就知道你想我的钱。谁能想到不可一世的叶大小姐,也会为了区区十万块钱出卖自己。”
“那裴先生那么多金,不如一次十万,不知道裴先生有没有一晚上付我几十万的能力。”
“不妨试试。”
“啊。”叶慕婉痛的惊呼,裴挚居然对着她的肩膀狠狠咬下去。
“三十万。”裴挚写了一张支票扔到叶慕婉身上,随后走进浴室芒硝回奶。
浴室里响起哗啦啦地水声,叶慕婉捡起那张支票看了一眼,不禁笑出了眼泪。
等裴挚出来,叶慕婉才挣扎着起来,迈着艰涩地步伐朝浴室走去。
等她洗好澡,看到裴挚还躺在床上,不禁愣了愣诧异问:“你怎么还在?”
上一次是让她解释血迹的事,这一次又没有,为什么没有离开。
“三十万还不够买你一晚上?你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。”裴挚讽刺。
叶子明白过来,他这是要在这里过夜了。
不过床单上都是可疑的污秽,拿了一床新的床单出来,让他先起来铺上去。
铺好后叶慕婉躺在另一侧闭上眼睛,疲惫让她很快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裴挚看到叶慕婉居然不理他就睡了,不禁黑了脸,伸手摇了摇她的身体道:“我还没睡你就睡了,有你这样款待自己金主的吗?”
“我很累,也很困。睡得好好的被你折腾醒,又被折腾了那么多次,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。”叶慕婉闭着眼睛不耐烦地道。
裴挚:“……”
“所以,你是在埋怨我,还是不希望我过来?”裴挚不悦地问。
叶慕婉无奈地睁开眼睛,转过身看着他说:“现在有了这三十万,你可以过几天再过来,我不会那么想你了。”
“叶慕婉苏菲的供词,你非要说这样让我生气的话吗?”裴挚气愤地掐住她的脖子问。
叶慕婉讽刺道:“不然你还想让我说什么,不是为了钱,是真的想你吗?裴先生,我们从你把我送到芳姐那里开始,就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了。只有金钱和肉体的交易,我不需要钱的时候,自然也就不需要你。”
“好,叶慕婉,你倒还是如此,还是如此的伶牙俐齿。”裴挚怒极反笑。
不过片刻后又说:“你说的没错,潍坊医学院教务系统我们的确是这种关系。既然我付了钱包养你,你就要有个被包养的样子。明天有个饭局跟我一起出席,打扮的性感漂亮些,别让我丢脸。”
“什么饭局?”叶慕婉皱眉,涌出一股不安地情绪。
裴挚冷笑道:“对你来说重要吗?一次饭局二十万,这可比你躺在床上赚钱轻松多了。”
叶慕婉被裴挚盛装打扮带出去,粉嫩地连衣裙勾勒出凹凸有致地曼妙身姿。胸前的褶皱部分将胸部衬托的更加丰满,像是要承受不住地冲破衣服冒出来,让男人看了忍不住浮想联翩。
裴挚在路上的时候就忍不住对叶慕婉出手了,大手在她胸部揉抓一番,又忍不住顺着领口探进去。
叶慕婉被他摸得浑身发颤,脸色涨红地道:“放开,你要不要脸。”
前面的司机只要看一下后视镜,就能看到他现在的动作。
“叶慕婉,你还没学会跟我说话的态度吗?”裴挚脸一沉,狠狠地在她胸口上拧了一把,痛的叶慕婉眼眸泛光。
她咬牙,愤恨地瞪着他。
裴挚将手收回去,淡淡地道:“曾经呵斥风云的叶老爷子真是可怜,自己脑淤血住院不说,掌上明珠还沦落到卖身的地步辛达苟萨。年轻貌美的妻子更是卷了唯一那点钱财跑路,还带走了唯一的小儿子。不过前两天啊,我倒是听到一个消息,说是叶老爷子的小老婆欠了钱被人追债,无奈之下只好卖了自己的小儿子……。”
“什么?你有子瑜的下落?”叶慕婉急切问。
叶子瑜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,今年才十岁。虽然她对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好感,可是对于这唯一的弟弟还是十分疼爱。
父亲出事后叶子瑜被那女人带走,她也找了许久。原以为是她的亲生儿子,她总不至于亏待他,没想到那女人会狠心至此。
“很不巧,那女人就是把这孩子卖到我们店里。你还真别说,你弟弟跟你一样九命美少女,长得还不错,现在才十岁吧鹩哥多少钱!再过个两年定然是水嫩的美少年,现在可是有很多有钱人喜欢玩这种貌美地男孩子。”裴挚淡淡地嗤笑道法师帝国。
叶慕婉的脸一下子白了,禁不住抓住他的手臂恳求:“求你不要这么对他,他还是个孩子。你把他还给我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
“啪”的一巴掌,裴挚将叶慕婉打的歪倒在一旁。
“刚才不过是摸你两下你都不愿意,求我的时候就知道说这种好听的话。叶慕婉,你真当我裴挚还是十年前的那个傻瓜?”
叶慕婉捂着脸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,裴挚的这一巴掌只是响,却并不疼。
也是,他要带她去出席宴会,又怎么会让她红肿半张脸。
可是脸上不疼心里疼,这一巴掌是打在她心上。
“对不起,刚才是我错了。”叶慕婉垂着头道歉。
主动拉开裙子的拉链露出里面的BRA。胸部被挤出一道惹人遐想地乳沟,肤色的BRA将肌肤衬托的更加莹白。
“还要解开吗?”她将手放在身后的暗扣上,语气卑微地问。
裴挚深了深眼眸,突然转过脸冷冷说:“穿上,我现在没兴趣了。”
裴挚知道,她现在的软弱都是因为她弟弟叶子瑜,而不是真心向他道歉。
心情没来由的烦闷起来,冷冷地道:“想要跟我道歉也不是不可以,等一会饭局上机灵点。让我高兴了,叶子瑜我或许会大发善心给你带过来。”
叶慕婉猛点头,使劲向他保证:“你放心,我一定听话。”
走进酒店包厢,叶慕婉才知道裴挚为什么带她来这个饭局。
她站在门口,瞪着包厢里的人,脸一下子白了,嘴唇哆嗦得说不出话来。
裴挚,他怎么能这么恶毒?
未完
裴挚带叶慕婉去饭局是为了什么?

继续阅读
长按二维码
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