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贤善

滕卡特下课你给的太多,而我只想要很少-晓钢的世界

你给的太多,而我只想要很少-晓钢的世界

1
年少时,曾经深深感动于诗人汪国真的那首《让我怎样感谢你》。
让我怎样感谢你?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,
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戛然而止造句,
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。
让我怎样感谢你?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,
我原想捧起一簇浪花,
你却给了我整个海洋。
让我怎样感谢你?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,
我原想撷取一枚红叶,
你却给了我整个枫林。
让我怎样感谢你?
当我走向你的时候,
我原想亲吻一朵雪花,
你却给了我银色的世界。
可当外界能给的太多,而我们想要的却很少。我们心中便不再是感动,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烦恼。

2
这话得从理发说起。今天去理了个头发,做好开学的准备。不由得要吐槽近几年的理发事业,发展太过迅速。以前几块钱就能理的头发,现在变得有点小奢侈了,洗剪吹,动辄几十块,就更不用说烫染了。
价格贵还在其次,主要是太浪费时间。据说有些店定的标准,就是每位顾客至少要剪四十分钟,美其名曰:态度决定一切。其实也谈不上剪多好,毒奶色只不过是把能一剪子剪下的剪五下;或者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你闲扯,给你设计;更多的是边剪边挑你头发的毛病,无非是想给你推荐什么保养头发之类的产品。
好在近两年随着快节奏生活的潮流,出现了“快发”(不是广告,只是话题)之类的小店。理发一律十元,只理最普通的发型,一般二十分钟内搞定嘉华饼屋。店面很小,甚至洗头池、吹风机都没有,更不用说烫染了。快速剪完之后,用一个类似吸尘器的东西把碎头发一下吸走,马上可以换下一个。
这小店特别合我的胃口,我只是想理一个纯粹的头发,不需要别致的、花哨的发型,更不需要那些繁琐的、多余的动作。有时实在太忙,就在学校里利用公家的时间理发,理我的简单发型,往往也十几分钟就搞定。
你给的太多,而我只想要很少,你说烦恼不烦恼?

3
几年前跟团去桂林旅游,适逢大雨,原定的玉龙河漂流计划被迫取消。当地的导游建议我们替换几个景点,我们开始说不用了,因为那次旅游就是奔着自然风光去的。后来导游的极力推荐,说那几个景点也不是人文景观,我们最终还是去了。
到那里之后,才发现一个个景点都是大写的“现代人造”。说没有丝毫可观性可能夸张了,但确实和我们的心理预期相差太远。我们不得不感慨:桂林甲天下的毕竟还是山水。
风雨中的漓江另有一番风景,湿滑难行的古东瀑布也依旧是奇观。可刻上《桃花源记》永远不可能成为桃花源……
你能给的太多,却都不是我想要的,又有何用呢?

4
当老师至今已九年,更能领悟“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狂欢鸡蛋,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。”其实,不幸的家庭也有很多相似之处烟台潮汐表。
比如,不幸的家庭有很多经济条件优越,家长人脉很广,父母都是高知……他们可以让孩子衣食无忧,可以给孩子提供无数退路,可以带孩子去见识很多大场面,可以给孩子提供“一切”帮助。可孩子依旧不幸福,依旧认为家长不理解他们。
当物质不再是负担,可能要更多关注孩子的情感、心理和精神了;当家长以为自己在外面“无所不能”时,可能要更多地高质量地陪伴孩子了;当父母为孩子铺好了前面的路遗产三部曲,设计好了人生,可能就得问问孩子:那是不是他最想要的。
给的选择太多,未必是幸福!有限的、想要的选择才通向幸福!

5
《增广贤文》里说:广厦万间睡眠不足五尺,良田千顷日食不过三餐。
对于一个读书人,一间陋室,一盏青灯,一杯香茗,一卷好书所嫁非农,足矣!
对于一名教书匠,一支粉笔老沙新浪博客,三尺讲台,丹心一片男品街,弟子三千,足矣!滕卡特下课
……
你能给、要给的太多急冻奇侠,而我只想要很少断桥残雪简谱。
下一次,我选择拒绝蔷薇醉!

©